<bdo id="62o22"><listing id="62o22"></listing></bdo>

  1. <tr id="62o22"></tr>
      <menuitem id="62o22"></menuitem>
      1. <code id="62o22"></code>
        <menuitem id="62o22"><video id="62o22"></video></menuitem>

        新聞動態

        NEWS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機械設備的搬廠時應注意的事項

        2018.10.09

        中國經濟新聞網 2019-08-12 14:50:23

          本報記者  周雪松
          
          1984年春,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首次來到深圳特區視察,此時,深圳經濟特區剛剛成立4個年頭,特區的建設熱火朝天,但國內關于“改革開放”的爭論、圍繞特區的非議同樣云譎波詭。當時小平同志說了這么一句話:貧窮不是社會主義!也許是窮怕了,也許是無路可走,總之,如今回過頭看,中國下決心改革開放,是中國制造真正迅速崛起,人民走上康莊大道的強大推力。
          
          缺資金不要緊,隨著中國開放的大門打開,融入巨大的全球市場,這一問題迎刃而解。央行原行長周小川曾總結道:制造業開放讓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他說,制造業在我國開放較早,早期也有爭議,但相對易于形成共識,使制造業成為開放充分的產業。對制造業開放的一個觀察是,較早參與開放和競爭的大多數行業最終都發展壯大得快、競爭力強。開放是資源配置優化的進程,通過市場和競爭機制帶來優化配置。
          
          廣東率先提出辦出口加工區
          
          為什么中國能成為“世界工廠”?并不只是因為人多,勞動力、土地等資源便宜,完整的工業體系、大量受過教育的熟練工人、政府持續改善營商環境的堅定承諾和有效舉措也是重要因素。正是因為具備這些基礎,尤其是注入改革開放的強大推力,中國制造才得以迅猛發展。
          
          改革開放伊始,中國剛剛經歷了十年動亂,盡管新中國成立已近30年,但百姓生活依然艱苦。窮則思變。以廣東深圳為例,在深圳特區成立之前,當地連年出現“逃港”事件且愈演愈烈。所謂“逃港”就是內地居民非法越境逃往香港,因為窮,日子過不下去,逃到香港謀生的當地人就有十幾二十萬。深圳要搞特區大力發展經濟,跟當初安徽農村搞“大包干”很相似,都是貧窮倒逼出來的。
          
          廣東的沿海有很多僑鄉,搞得這么窮不應該。于是有人提出,我們能不能劃出一些地方允許華僑、外國資本去投資,敢不敢辦像臺灣那樣的出口加工區?敢不敢辦像自由港這一類東西?你看新加坡、香港,他們的經濟就是這樣發展的。已經成為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中國香港,對于剛剛下定決心發展的中國是有著巨大吸引力的。后來這些建議反映到鄧小平那里,他說為什么不叫“特區”???過去陜甘寧就是“政治特區”。因此就叫特區,后來慢慢就叫經濟特區。
          
          據廣東省政協原主席吳南生回憶,最早辦特區設想,就是同著名僑領莊世平商議的。是莊世平提供了世界上創辦出口加工區、特區的豐富資料和信息,沒有這些豐富的資料、信息作參照,特區設想不能具體化。
          
          1979年3月,國務院批準將廣東省寶安縣改為深圳市,1980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在深圳市劃出327.5平方公里試辦經濟特區。從此,作為中國改革開放歷史上最早創立的經濟特區,深圳肩負起在這場偉大實踐中“先行一步”的歷史重任,也開始了她艱巨而光輝的歷程。
          
          當時深圳的條件非常差,的確是一窮二白,即便是外資來了,這邊水也沒有,電也沒有,路也沒有,賓館也沒有,什么也沒有。這樣怎么行,總得搞一些基礎設施。第一個難關就是資金問題。廣東找中央去要錢,小平同志講,“中央沒有錢,但是可以給政策,你們去殺出一條血路來”。
          
          沒有錢,只能殺出一條血路來。怎么辦?中央給了一些政策。允許外來資本,允許銀行貸款,從各種渠道籌錢?!敖桦u下蛋”,解決了錢的問題,其他就好辦了。后來很多中國人才知道錢能生錢,這就是市場經濟。打破計劃經濟,廣闊的開放市場給中國制造插上了騰飛的翅膀。
          
          開放推動中國制造業繁榮發展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新時代,港澳臺同胞積極響應,率先前來投資。1978年,第一位港商來到廣東投資辦廠,此后一大批港澳臺商借助“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紛紛來內地(大陸)投資興業。港澳臺資企業不僅帶來了資金、技術、人才,更為內地(大陸)輸入了先進的理念和管理經驗,成為我國工業改革開放事業的重要參與者和貢獻者。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風起云涌的時代,得益于改革開放,搭載上國際市場快車道的“中國制造”以星火燎原之勢茁壯成長。蘇南模式、溫州模式相繼誕生,大大小小的出口代工企業如雨后春筍般成長起來。香港經濟順勢轉型,“三來一補”的靈活模式大大加速了香港制造業的轉移,1985年香港的轉口貿易已經超過了出口制造業。生產端后移到內地,銷售端擺在香港,雙方發揮所長、各取所需,進入了內地與香港雙贏互惠的繁榮時代。
          
          也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華為在深圳創立,在香港代理銷售的華為用戶交換機是其掘到的第一桶金。各地鄉鎮企業也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不過,隨著中國經濟體制的轉軌,后來一大批國有企業和鄉鎮企業無法適應市場經濟的激烈競爭而被淘汰出局。
          
          不可否認的是,特區的發展模式深刻地影響著全中國,各式各樣的高新區、實驗區、工業園區也如雨后春筍般在全國各地誕生,各式各樣的優惠政策也一項項被批準。2018年末,內地(大陸)境內規模以上港澳臺商投資工業企業已達2.3萬家,吸納就業人數達956萬人,主營業務收入9.9萬億元。港澳臺資企業不僅帶來了資金、技術、人才,更為內地(大陸)輸入了先進的理念和管理經驗,成為我國工業改革開放事業的重要參與者和貢獻者。與此同時,伴隨著中國開放大門的敞開,歐美等發達國家的外資企業紛紛來華投資興業,也極大地推動了中國制造業的繁榮發展。
          
          深圳制造的發展壯大是中國制造崛起的一個縮影,改革開放41年間,深圳成長起了一批具有自主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的現代化大企業,如華為、騰訊、比亞迪、中興、TCL等。去年,深圳實現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9109.5億元,增長9.5%,連續兩年位居全國大中城市首位,成為全國唯一一個工業增加值突破9000億元的城市。廣東從落后農業省份迅速發展成為全國工業大省,與其在全國率先實行改革開放,重視制造業不無關系。
          
          在中國其他省區市也是如此,很多企業從零起步,抓住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創造的機會,向先進企業學習,通過引進技術設備,進行消化吸收再創新,同時加強與國內外各市場主體的合作,已經逐步發展成長為全球性的制造巨頭。堅持引進來、走出去的思路是對的,中國制造因此成為全球化的受益者。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中國經濟新聞網 作者:周雪松 編輯: 曹陽   


        服務熱線:400-666-8225
        聯系方式|加入我們
        ? 2019 天馬搬遷 版權所有 | 粵ICP備18030999號-1 | 深圳網站建設:沙漠風 | 深圳網站優化
        久久精品大全